行业新闻
飞行服务站:通航飞行的“幸福站点”
发布时间:2018-11-20

对很多人来说,“飞行服务站”似乎是个新词;而在美国,它已经有40多年的历史。作为通航飞行服务保障的基本单位,飞行服务站可以为通用航空提供广泛的飞行服务,包括飞行计划服务、航空气象服务、航空情报服务、飞行情报服务、告警和协助救援服务等,类似运输航空公司的运控中心。

20181119_007_01_85.jpg

随着我国低空空域管理改革试点工作的推进和通航产业的蓬勃发展,通航飞行服务站将逐步得到推广。根据民航局近期下发的《低空飞行服务保障体系建设总体方案》,未来我国将建成由1个国家信息管理系统、7个区域信息处理系统以及一批飞行服务站组成的低空飞行服务保障体系。

飞行手续怎么办?在空中飞机怎么飞?低空气象如何?前方是否有无人机干扰?……有了飞行服务站,一切都能了如指掌。

便捷:

飞行计划申请“一站式”

今年6月,黑龙江通航飞行服务站设立,中国飞龙通用航空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文浩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喜悦:“之前我们每一家通航公司以及机场,都必须向军民航管理部门进行申请。现在我们只要向飞行服务站申请,由其统一与军民航进行协调,太方便了。”

对此,不少通航人士感同身受。由于我国空域结构复杂、管理主体多,同一省份空域可能涉及多个管理单位,飞行计划审批往往需要跨单位申报,流程烦琐、周期长,直接影响飞行组织与实施。

“飞行服务站的设立,意味着通航用户可以不再向军民航管理部门提出申请,通过飞行服务站提出即可。这将极大简化通航用户飞行任务和飞行计划审批程序,减少审批时间,提高低空空域使用率。”民航二所空管所工程技术室主任金沙舟表示。在珠海三灶、深圳南头、沈阳法库和海南东方等飞行服务站,飞行计划申请从前一天15时前提出,改为起飞前4小时提出即可。

尝到“一站式”申请甜头的不仅是通航公司,申报规范化、飞行常态化对私人飞行更是一大利好。目前,绝大多数国内个人用户需要挂靠通航公司才能开展飞行活动,多数通航公司有一套自己的保障规范。随着飞行服务站的设立,通航飞行将面向所有类型的用户(包括个人用户)。也就是说,即便不通过通航公司,个人用户也可以实现自主飞行。有专业人士表示,人们一般将私人飞行的大发展及其在通用航空市场份额中占比的提升视作通用航空市场发展成熟的标志。“飞行服务站的设立,可能使通航市场发生结构性变化”。

服务:

空中飞行有了“协警”

如今,每天都有七八个直升机航班往返于珠海九洲机场和南海石油钻井平台。近年来,珠海通航飞行需求与日俱增,2017年飞行量达2568小时。与日俱增的飞行量,呼唤更成熟的低空飞行服务保障体系。

以美国为例,建有覆盖全美各地且功能齐全的飞行服务体系,可以为通航飞行提供气象、空域使用情况、通信等信息。可以说,没有成熟的低空飞行服务保障体系,就没有美国蓬勃发展的通航产业。

民航局空管办相关负责人表示,飞行服务站是低空飞行服务保障体系的重要节点,是服务低空空域用户的窗口和平台。“如果把现行空管体系比作‘空中交警’,那么提供低空交通服务的飞行服务站相当于‘协警’”。

在重庆龙兴飞行服务站,通航用户还可以实时了解江北机场附近飞行的飞机、无人机等的飞行高度、航线、用途,得到及时的气象、情报服务。该服务站工作人员表示,飞行服务站的设立可以让通航飞行更为安全,如无人机“黑飞”导致航班延误等情况将有所改变。

根据民航局发布的《低空飞行服务保障体系建设总体方案》,未来,飞行服务站将分为A类和B类两种,均可以在飞行前、飞行中和飞行后提供相应的服务,均具备飞行计划服务、航空情报服务、航空气象服务、告警和协助救援服务等功能,向服务范围内的通用航空飞行活动提供服务,定期向区域信息处理系统提供飞行计划及实施情况相关信息。其中,A类飞行服务站还可以提供监视和飞行中服务。

布局:

寻求实体化与数字化的平衡

按照目前的规划,未来几年,“飞行服务站”的概念将日益被人们熟知。我们到底需要多少飞行服务站?又该如何设立飞行服务站呢?

在发源地美国,早期飞行服务站是由FAA(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统一建设、运行和维护的。后期由于维护成本过高,经过私有化改造,减少到现在的3个中心枢纽和17个自动飞行服务站(除阿拉斯加州以外)。但其自动化程度明显提高,呈现出数字化、扁平化等特点。

民航局空管办相关负责人表示:“我国的低空飞行服务保障体系建设是‘从无到有’的过程,不可能一口吃成胖子。根据需要,当前我国的飞行服务站建设主要以‘实体化’为主,但我们也为未来网络化的飞行服务站建设铺好了路。如低空航图就有纸质版和电子版两种,以满足未来数字化之需。”

金沙舟也持有类似的观点。他认为,当前我国通用航空体量与美国有一定差距,不能走美国的老路,也不能一步到位直接建成美国现在的飞行服务保障体系。“我们要结合实际情况,寻求实体化与数字化的平衡。在通用航空达到一定体量之前,设立实体化的服务站有利于满足通航用户的需求,同时对收集通用航空飞行所需的原始情报和气象数据也十分有益”。

具体到我国各省区市,由于通用航空产业的规模不尽相同,通用航空飞行活动种类也有很大差别。业内专家建议,有些地区需要飞行服务站服务整个行政区,建议设立A类飞行服务站,功能完善以服务更大的范围;有些地区通用航空飞行活动范围较小且较为固定,不需要提供太多服务,可设立B类飞行服务站;有些地区已建成飞行服务站,可以考虑先将其改造为B类飞行服务站,再根据需求升级为A类飞行服务站。“这样既适应我国通用航空发展现状,也满足了未来通用航空高速发展的要求,同时避免了资源浪费”。

与此同时,为推动飞行服务站建设,充分发挥社会管理的作用,充分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民航局鼓励地方政府、社会力量共同参与飞行服务站建设和低空飞行服务保障体系建设,并给予一定补贴。

根据预测,到2020年,我国将有上百个飞行服务站应运而生。金沙舟表示,随着大批飞行服务站的设立,将催生一批基于飞行服务相关功能设备和产品的研发及生产企业;加快远程塔台、5G和北斗等新技术在通用航空领域的应用;促进我国通用航空产业相关科研单位、生产制造企业培养和储备专业技术人才。(《中国民航报》、中国民航网 记者张丰蘩)

链接

据不完全统计,我国目前已有、在建的飞行服务站名单如下:

东北地区:沈阳法库通航飞行服务站、黑龙江通航飞行服务站

中南地区:海南东方通航飞行服务站、珠海三灶通航飞行服务站、深圳南头通航飞行服务站

华东地区:华东通用航空服务中心、济南通用航空空管信息服务站、青岛通用航空空管信息服务站、东营优凯飞航空服务中心、江苏镇江大路飞行服务站(在建)、浙江低空飞行服务中心(在建)

西南地区:西南通用航空服务中心、重庆龙兴通用航空飞行服务站、四川广元通用航空飞行服务站、四川低空协同运行中心(在建)

西北地区:西北通用航空服务中心、甘肃空管分局通航飞行服务站、宁夏空管分局通航飞行服务站、青海空管分局通航飞行服务站

新疆地区:新疆兵团飞行服务站(在建)